Oct 25, 2010

pekcek




我到底是属于球场的,还是乐室的。

中学同学,肯定炸我,叫我离开球场远一点。

上了大学,不想再次面对建立乐团的痛苦。


进了一个乐团,就要花上无数的心血。

进了球队,也照样要付上一些东西。



我就是不想。


很懒惰。




什么都不想。



我有点多愁善感,



自我pekcek。



不喜欢。







被别人‘讲’,



多几下就开始不爽。




鸡蛋糕。






还有功课要赶。






就这样。




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